欢迎来到中国舆情法治网 !

    地  方:

艺术交流

丹青不渝 墨韵人生—我的书画艺术追求

发布时间:2018-08-06 15:09:36   来源:中国舆情法治网   作者:林 艺

  因为曾做过张学良的警卫,父亲有一手漂亮的楷书。还没上小学时,爸爸就说,你要写不好毛笔字老师不让你上学!在父亲的督导下,自幼我便开始学习毛笔字。那时家里穷,买不起宣纸就找来报纸练习临摹。终于上学了,我嚷嚷让爸爸给我在新包的书皮上写名字,每天写完作业还要完成父亲留的临帖作业。先临摹柳公权、颜真卿、赵孟頫,后又临王羲之、孙过庭、张旭等。

  那时候,我不仅喜欢临帖,更是喜欢偷着画连环画。如《三国演义》里的关羽、赵云、马超,大一点又画毛泽东、列宁、斯大林等。街坊四邻看了都说好。有些人天生就有艺术细胞,我想我也算有吧。

  我原本有个还算平静的家庭,由于老伴儿性格非常强势,对我的书法爱好不理解。那时北京三居室的套房,女儿上大学不在家, 老伴儿也不让支桌子,我只好偷着练法,待老伴儿快回来,再收起来。时间一长,为了能坚持书法爱好,我和她平静分了手,独自离开家租房子住……

  艺术的成功大概多半是在逆境和孤独的中产生。2014年春天, 在方庄桥东798商城四层,我终于有了一间属于自己的六十多平米的工作室,可以安心创作。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鄂日达是李苦禅、金鸿均的弟子。经朋友介绍认识鄂老以后,鄂老经常来我的画室一起切磋书画。了解到鄂老也想有一间同样的画室,我找到当时的商城王总,给鄂老师提供了一个更大的画室,包括外面大厅约有一百多米。这之后,鄂老把家里收藏的十几幅画,镶上镜框,挂在画室。于是,我便有机会在鄂老身边耳濡目染和探讨书画艺术。

  一日鄂老对我说:“你字写的这么好,应该学学画画,会学的很快!”这样,我便更加留心鄂老画画怎样用笔、用墨、配色、浓淡……鄂老基本功很扎实,无论人物侍女,花鸟鱼虫,信手拈来,栩栩如生。鄂老那年76岁,腰板儿直,眼不花,伏案作画有一种大师风范。他画出的鹰展翅欲飞,两眼炯炯有神。无论“回眸”还是“寻猎”,都那样传神!

  有一天,鄂老来到我的工作室,我正在画鹰。看了一会儿,鄂老拿起我的笔舔舔墨,在我画的鹰眼眼皮上描了一笔。开始我真是有点揪心。后来一看,啊,我开心地笑了。“好好!”我叫了出来!这真是画龙点睛啊!

  后来溥心畬弟子画家赵永辰先生、范曾的大弟子师曾先生也时常光临。这真是有点儿“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了。

  古人云,书之妙道神采为上,形质次之,兼之者方可绍于古人。在发掘中国汉字的内在美和韵味中悟道求真、博采众长中,我的作品追求或奔放或含蓄、或凝重或潇洒的气韵,行草如舞者飘逸优美,如音乐急缓跌宕。在这过程中,我倾尽人生的情感和汗水、智慧和人生感悟,描摹世间的精彩,传递中国传统文化的正能量。


责任编辑:柳雪珂
0
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中国舆情法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中国舆情法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 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 件来源:“中国舆情法治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中国舆情法治网”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 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 自篡改为稿件来源:“中国舆情法治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新闻纠错: 邮箱:
③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中国舆情法治网联系。

友情链接

中国舆情法治网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律师团队 地方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