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中国舆情法治网 !

    地  方:

艺术长廊

永远做人民的艺术家—访全国政协委员、著名男高音歌唱家克里木将军



发布时间:2018-12-29 10:17:37   来源:中国舆情法治网   作者:苏玉东 王继红 刘 晏 史 诺

  九月的北京,秋高气爽、晴空万里。上午九时,我们如约来到了的克里木将军坐落在京郊的家中,克里木将军早早就在等候我们的到来了。

资料图:克里木将军。图片来源:中国民族博览

  客厅里迎面的墙上,悬挂着克里木将军和夫人古兰丹姆的金婚合影,维吾尔族风格的挂毯将房间点缀的极具民族特点。茶几上早已摆上了切好的哈密瓜,将军风趣的说:吃吧!这是刚刚坐着飞机从吐鲁番来的哈密瓜。

  克里木将军虽然早已经过了古稀之年,但依然身材健硕,声音洪亮。这位和新中国共同成长的歌唱家近半个多世纪,用饱含对中国共产党、对祖国、对人民的无比热爱与激情,为我们创作了无数经典的文艺作品,鼓舞了一代又一代的人民。特别是最早把新疆少数民族民间文化、展现给全国各族人民,是当之无愧的、来自新疆吐鲁番的文化使者。我们的谈话就从吐鲁番开始。

  部队里最小的文艺兵

  1940年克里木将军出生在新疆吐鲁番的一个文艺家庭,父亲和母亲都是思想进步、追随革命的文艺工作者。父亲和母亲能歌善舞。特别是父亲,更是远近闻名的“金唢呐”。

  1949年新疆和平解放,两年后小克里木就跟随着父母参加了部队,跟随部队一起行军打仗,11岁那年正式参军入伍。克里木将军回忆说:“当时部队政委问我:小克里木,你想参军,都会什么呀?我就给政委唱了一首民歌,那首歌现在都不能忘记,那是一首新疆伊犁地区的民歌,名字叫《牡丹汗》,然后又打了一段手鼓。政委觉得非常不错,便将我留了下来。”

  从此开始了克里木将军的艺术之路。说起刚刚参军的时候,克里木将军说:“赶上部队急行军,每天都要走30多公里的路,走不动的时候,总有战士主动背着我,休息时,我就为战士们唱歌跳舞,鼓舞大家的士气”。

  一首民歌唱红大江南北

  1953年,克里木被伊犁军区文工团调走,后来新疆文工团与伊犁军区文工团合并成为新疆文工团。正巧王洛宾先生当时就是新疆文工团的词曲作家。

  很多经典歌曲包括克里木后来演唱的成名曲,都是源自吐鲁番民歌。例如:《达坂城的姑娘》《在那遥远的地方》等,都是由王洛宾先生改编自吐鲁番地区的西部民族歌曲。

  1957年,克里木加入了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由于他是全新疆第一个参加共青团组织的,被人称做“阿凡提共青团”。

  1959年,克里木光荣地参加了建国十周年和全军第二届文艺会演,作为第一位用汉语唱维吾尔族歌曲的歌手,克里木出色的表演受到毛主席的肯定与赞扬,也让更多的人知道、并了解了新疆的维吾尔民族。

  1959年,对克里木来说是人生的一个重大的转折,在建国十周年文艺汇演中,一首《日夜想念毛主席》,全场掌声雷动,经久不息。说到这里,克里木将军仍记忆犹新,对我们讲起了创作背景。

  歌曲中的原型库尔班·吐鲁木,是我们新疆和田县的一位农民,从小在地主巴依家干活,受尽压迫剥削、压迫、歧视和凌辱,过着食不果腹、衣不遮体的凄苦日子,他一直期盼过上富足的日子,每天祈祷真主保佑,生活还是依然窘迫。

  1949年,解放军进驻新疆和田,把他从苦难中解放出来。1952年土改时,他分到14亩土地、一所房子、一头毛驴和农具,过上了幸福生活。水有源,树有根。他深知幸福的生活来自恩人毛主席,所以库尔班从心底感谢毛泽东,总想当面谢谢他老人家。

  1956年秋,丰收给库尔班· 吐鲁木带来了无穷的喜悦。他做了近百个馕。准备了杏干、桃干要骑着毛驴去北京送给毛主席。这件事被和田县政府知道了,赶紧派人把他追了回来。

  库尔班回家后依旧不甘心,就给毛主席写了一封信。信中说:毛主席,您老人家好!我是和田县翻身的农民库尔班·吐鲁木,感谢您给了我一切,我想念您,我什么时候去看看您?没想到毛主席收到了这封信后,很快的就回复了,毛主席在信中说:库尔班老人你好!什么时候你成为了劳动模范,就来北京见我。

  从此库尔班更加努力积极的参加生产劳动,终于作为全国劳动模范,得到了毛主席的接见。

  1958年6月28日,这是库尔班·吐鲁木一生中最幸福的一天。当他和来自新疆的全体代表,在中南海看到了面带笑容的毛主席和中央首长时,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激动地心情无以言表。合影后,毛主席亲切地走到他的面前和他握手,他久久也舍不得松开。当场给毛主席献了礼物,又紧紧地再一次握住了主席的手”。

  这个故事被王洛宾老师知道后,创作激情萦绕与胸,连夜写出歌曲《日夜想念毛主席》,并点名要克里木来演唱。

  克里木说:为了唱好这首歌,我反复想,怎么更好的呈现出库尔班大叔对毛主席无比深厚的感情呢?拿自己来想,热爱毛主席,不是在嘴上喊口号,而是发自内心地,真正地去拥护,才能把最细腻的情感表达出来。毛主席给了我们新疆人民这么多,我拿什么去报恩呢?我当时这样的问自己。

  基于这样质朴的感情,为了揣摩人物内心,克里木就穿上新疆民族服装,把自己打扮成库尔班的模样,去深刻体会一个边疆少数民族农民兄弟对毛主席的感激之情,用饱含深情的歌声代表全疆各族人民表达对毛主席的热爱、对共产党的拥戴。

  《日夜想念毛主席》这首歌,首次演唱就非常成功。克里木极具感染力的嗓音和载歌载舞的表演形式,唱出了翻身农民对毛主席要表达的感激之情。歌声唱出新疆人民从此过上幸福生活激动无比的心情,也将库尔班大叔那种急切想见到毛主席的内心感受,生动的体现了出来。

  在人民大会堂观看演出的有毛主席、周总理和其他国家领导人,还有外国使节以及库尔班本人也受邀来到演出现场,克里木表演的时候,库尔班情不自禁的跟着一起手舞足蹈起来。

  通过这首歌打开新疆的窗口,让全国各族人民了解到新疆人民的生活习俗,还有对党和国家的无比热爱,营造了各民族人民大团结的和谐氛围。

  凭借这首歌,克里木被调到了北京,加入了总政歌舞团。同年,与著名作词家阎克、作曲家陈科政共同创作出《库尔班大叔你上哪儿》。

  这首歌,让克里木将军又一次获得了极大的成功。克里木将军回忆说:“每场演唱完,根本下不了台。”这种代表人民心声的歌曲受到了极大的欢迎,轰动一时,一发不可收。

  这首《库尔班大叔你上哪儿》于1964年获国家金奖并得到毛主席周总理的亲切接见,而身着新疆农民的服装和两撇翘胡子,载歌载舞的表演形式,克里木一直延续至今,形成了他的表演风格。

  与达坂城姑娘的“特别”婚礼

  你是我生命的力量

  啊 亲爱的姑娘啊牡丹汗

  你是我黑夜里的月亮

  啊 我的姑娘 亲爱的牡丹汗

  月亮躲在云彩的后面

  啊 亲爱的姑娘啊牡丹汗

  乘风的云彩载着我的思念

  啊 我的姑娘 亲爱的牡丹汗

  你是我生命的力量

资料图:克里木将军的舞台风采。图片来源:中国民族博览

  歌中的牡丹汗是克里木心中吐鲁番最美的姑娘,同时也是他心中“达坂城的姑娘”,她的名字叫古兰丹姆。古兰丹姆在维吾尔语中意思为“最美的花儿”。

  在我国歌坛上,有过不少德艺双馨的文艺伉俪,传为佳话。克里木将军和他的爱人古兰丹姆就是其中的一对儿。

  他们相濡以沫,夫唱妇舞。生活中是好伴侣,舞台上是好搭档,他们一歌一舞,珠联璧合。形影不离,共同走过了半个多世纪。克里木将军回忆起当年的婚礼,无比自豪的说:“我的婚礼还是周恩来总理亲自给选中的日子呢!”

  克里木将军和古兰丹姆老师,两个人原来在一个文工团工作,经常一起演出,爱情的种子在年轻人心里早已悄悄发芽,自然而然地相爱了。但是,自从克里木调入总政歌舞团任独唱演员后,两个人只能暂时分开,天各一方。异地相恋的日子带给两个人挥之不去的相思之苦,渐渐也到了成家的年龄。这件事传到了总理的耳朵,有心帮他们一把。

  1964 年 6 月 29 号晚,克里木随团与刚从越南访问归来的新疆歌舞团一起,在中南海为周总理等党和国家领导人演出。当时,周恩来总理对克里木说:“克里木同志啊,能不能唱个《达坂城的姑娘》啊?报告总理,我可以唱,但是没有姑娘伴舞我唱不出来。” “这么复杂呀。”周总理笑着问,然后就给克里木挑了位演员伴舞。这位演员正是古兰丹姆。随后,在怀着惊喜和感激中,两人边唱边舞,配合得非常默契。表演过后,周总理笑着给双方的领导下了道 “命令”:“明天正好是‘7.1’,就给这两个年轻人举办婚礼吧!你们好好准备一下,这个婚礼我也要参加。” 就这样,在周总理的撮合下,这位美丽的新疆姑娘古兰丹姆真的“没有嫁给别人”,而嫁给了帅气幽默的新疆小伙克里木,两人成为一对郎才女貌、琴瑟和鸣的终身伴侣。

  克里木和心爱的古兰丹姆就是这样,以意想不到的方式,如愿以偿的步入了婚姻的殿堂。每当回想起这件往事,克里木的脸上总是抑制不住幸福的喜悦,表示永远会铭记周总理对自己和妻子的关怀与希望,永远做一名热爱党、热爱人民的歌唱家。

  如今,克里木和古兰丹姆已经一起牵手走过了半个多世纪,他们的婚姻道路上充满了浪漫和幸福。他在舞台上唱了多少遍《牡丹汗》和《达坂城的姑娘》,心中就多少次对爱人古兰丹姆深情的告白。

  在享受幸福生活的同时,克里木在演唱过程中不断的学习,每次出国演出,别人都是买相机、买衣物,只有他,总是一个人一头转进音像商店,购买回大量的唱片,研究国际的美声及流行音乐唱法、理论知识。创作了《塔里木河》《阿凡提之歌》《故乡的河》《我的母亲叫中国》《颂歌献给亲爱的党》等大量脍炙人口的优秀作品。

  永远为人民和战士歌唱

  成名之后的克里木将军,用当时还不太熟练的汉文一次又一次的写了入党申请书,受到党组织的耐心培养和教育,从当初简单“报答部队培养的恩”的初衷,思想逐渐成熟起来,“为人民服务”的宗旨,也逐渐在心中确立。

  1966年在云南前线慰问边防军时,通过组织的考验,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克里木将军说:当我高举右手面对党旗庄严宣誓那一刻,激荡的热血在我心田里奔腾,我凝视着那镰刀斧头的完美结合,脑际里闪现出工农群众跟着党为了建立新中国前赴后继的画面,禁不住使我热泪盈眶。从那时起,每时每刻鲜红的党旗永远在我心中飘扬。   入党后在组织的引导下,克里木将军阅读了中国的保尔--吴运铎的名著《把一切献给党》,思想进一步得到升华,决心一辈子跟党走,全心全意为人民唱好歌。时刻牢记自己依然是一名文艺战线的“小兵”。他曾多次到西藏为那里官兵演出。一首《毛主席的战士最听党的话》唱遍了军营,唱响了万里边防线。哨所和猫耳洞都留下了他的足迹、他的歌声。

  作为军人,克里木热爱部队、热爱战士、并将他们视为家人。只要是为战士组织的演出,无论多远、多危险,他总是争先恐后的报名参加。

  1979年自卫反击战打响了,克里木将军和一批著名歌唱家到前线慰问演出。战场上炮声轰隆,子弹纷飞,我们的战士为了祖国的利益,人民的安宁,将生死置之度外,日益坚守着领地。有的战士身负重伤,也不肯离开阵地,全体官兵,同仇敌忾,为了保护祖国的疆土不受侵犯,与敌人血战到底。除此之外,还有常人难想象和忍受的就是每天顶着着蚊子蚂蟥的叮咬。

  克里木将军深情的说:“没有我们的战士,就没有我们祖国的和平、人民的幸福。战士,是祖国的保护者,是最可爱的人。”

  在老山前线上,克里木将军与战士一起同吃同住,为战士演唱,直到唱哑了喉咙。战士们激动的让他在自己背上签字,背负国家与人民的期望,上阵杀敌。

  “我在战士面前始终保持谦恭的态度,他们的每一句话,我都认真的聆听,我很敬重他们。我给战士唱歌,他们高兴我就高兴,能让他们高兴,我就觉得做出了一点点的贡献。只要战士提出的要求,我都会努力做到、战士没有提出要求,我想到了,就会立刻去做”。

  克里木将军还讲了这样一个故事:那是八十年代初的一个“7. 1”节,驻守在喀喇昆仑山边防哨卡的战士与克里木老师通了电话。电话里说:克里木首长您好,我们全班战士给您敬个军礼!今天是我们党的生日,您能不能教我们唱支歌,一起过一次党的生日?听到要求用电话教大家唱歌,克里木老师楞了一下,马上说:好呀!然后一句一句,认认真真地把歌教给了战士们,他唱一句,战士们就学习一句,在这样的一个特殊日子,克里木将军和战士们唱的每一句,歌词里都充满了对党、对祖国和人民热爱的力量。

  克里木将军非常感慨的说:“战士们就像我的孩子、我的家人,我非常愿意把自己的艺术奉献给他们。” 克里木说,“我穿上军装那一天开始,就永远是为人民服务的兵”。他经常深入群众,到祖国的偏远农村去进行慰问演出,他想让更多的人通过他的歌声,去理解人生,理解生命的含义,传递一种乐观向上的情绪。他曾数次进藏,在海拔几千米的高山上慰问演出。

  有一次去慰问边疆哨所,所有战士都听到了他的歌声,只有一个战士在最高的哨所站岗,不能来到演出现场,克里木将军听说后,特意采了一束野花做成花束,捧在手里,走上山顶的哨所,把花束献给了哨兵。说:小同志,你辛苦了,想听什么歌?我唱给你一个人听。这位17岁当兵的的小伙子,一辈子没见过这么大的首长,紧张的满脸通红,说什么也不肯让克里木将军为他歌唱。他说:我见过最大的领导就是我们的营长,怎么敢让您这位将军为我演唱呢?这天晚上,克里木将军单独为这名战士,唱里一首又一首。

  那时青藏铁路还没有修完,高山上的战士们生活很苦,经常吃不上新鲜蔬菜。由于常年在高山上,小战士的指甲都已经外翻了,这更让克里木将军一阵阵心疼:我们的战士为谁站岗?没有边防军队,没有我们的战士,就没有全国人民幸福安宁的生活。克里木将军更加坚定了一辈子都要到最艰苦的地方,去为那里的战士演唱、为人民演唱的决心。克里将军常说:我的一切都来自于人民和军队,没有他们,就不会有我的今天,就不会有国家的安宁,战士是伟大的,是甘愿为人民奉献和牺牲的人!

  谈起老山战役,谈起前线的危险与战争的残酷性,克里木感触很深:“很多人都问我害不害怕牺牲,其实当你真正来到了战场,看到战士们身上的英勇杀敌精神,我们还有什么可害怕念头?所有的困难不值得一提!”克里木将军说道这里用力的挥一下手:“是这些年轻的战士给了我勇气,在他们身上我看到了什么是忠诚,什么是爱,学会了敬仰,更加热爱当下的生活,更加热爱我们的部队,热爱我们的祖国和我们的人民。将人民放在心里,努力为了人民和战士创作出更多、更好更受欢迎的歌曲,除此之外,我从不做多余的妄想。为人民歌唱,为人民奋斗,接受人民的认可。将歌曲唱给亲爱的党,哪里有部队,哪里就有我的歌声。”

   对家乡人民的深切期盼

  克里木对新疆这块养育了他的土地怀有深深的感情,他说:“做为新疆维吾尔族的后代,我感到非常的骄傲。”

  新疆是中国五个少数民族自治区之一,物产丰富,是一个多民族的地区,也是中国陆地面积最大的省级行政区。

  周边与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巴基斯坦、蒙古、印度、阿富汗斯坦等八国接壤,在历史上是古丝绸之路的重要通道,是第二座“亚欧大陆桥”的必经之地。也是“丝绸之路经济带”核心区,战略位置十分重要。

  提到对于新疆的部分过激分子,克里木将军愤怒地说:“少数人受到东突分子煽动、蒙蔽,一些坏家伙对我谩骂攻击,骂我是民族败类,背叛了自己的民族。历史上新疆的少数民族始终和汉族兄弟都是一家人。

  “某些外国势力不安好心,他们觊觎新疆这块肥美的土地、丰富的资源,我们新疆有石油,有棉花,要什么有什么。所以一些穆斯林国家把新疆当成一块肥肉,挑动一些年少无知的年轻人,以过激的行为,与国家作对,与人民为敌。他们没有吃过旧社会的苦啊,所以还是要有老一辈人加强对孩子们的教育。通过新旧社会对比,引导他们珍惜当下和平,珍惜幸福的生活,不要相信外来的谣言,新疆人民必须听从党中央的号召,和全国人民团结一致,跟上时代发展的步伐。”

  作为一个老共产党、老新疆人,克里木将军坚定表示完全反对民族分裂: “新疆只有跟着共产党,才能有发展,才能有出路!” 克里木将军说在全国政协会议上,他每年都会上交提案:让新疆的青年走出来,学习先进的知识,学习先进的文化,然后再派回新疆去工作。让社会的发展和文明融进新疆。我的提议和中央的方针非常契合,也非常重视,现在正在在逐步落实。目前,来自于新疆学习的这些青年人,就是新疆的未来和希望。克里木将军说: “我是中国共产党的党员,是中华民族的一份子,坚决听从党的安排,我奉劝我们新疆的各族兄弟,不要相信东突分子的挑唆,跟定中国共产党,只有走各民族大团结的道路,才是正确的道路!我希望看到新疆永远的和平与安宁,希望各民族人民永远团结在一起,将新疆建设成为中国最文明富裕的地区。不要把小小的摩擦上升为民族矛盾。汉族人与维吾尔族兄弟,世世代代互依共存,是血浓于水的感情,谁搞分裂,都是痴心妄想!

  现在,越来越多的维吾尔族兄弟都认识到,新疆“三股势力”的活动,受伤最深受害最大的正是维吾尔族。那些歹徒的凶残行径,是反人类、反社会行径,给新疆的经济社会发展造成了负面影响,恐怖分子是新疆各民族共同的敌人,尤其是维吾尔族的敌人。谈到新疆百姓的生活,克里木将军说:“我的老亲家母、儿媳妇的妈妈生病了,来北京手术治疗。我就说,生病了,不要发愁,北京有世界最先进的医疗技术,花钱的事情不用担心,治疗的费用我们来出。亲家母笑了:治疗费不用你出了,都是国家负责,出门前治疗费就拨到北京的医院了。现在新疆的百姓看病,国家全部报销。克里木将军说,我的亲家母就是普通的农民,这就是新疆普通农民的生活。饮水要思源,没有党中央对新疆各族人民的好政策,怎么会有现在幸福的生活?”

  从克里木将军真挚的话语中,我们体会到了新疆人民对祖国的感恩和对东突分子的痛恨。新疆人民和全国人民一样,希望我们的国家越来越富强,以及新疆人民拥护共产党,拥护社会主义的态度与决心。

   树高千尺不忘根

  克里木将军用歌声传达着永恒的热爱祖国、热爱人民、热爱中国共产党这个坚定的主题,在他的作品中充满了对祖国、对党的深情。作品中反映出维吾尔族人民对生活的热爱、对土地的热爱。在他的作品中,没有忧伤,没有哀愁,带给人们都是积极、乐观的情绪。用歌声、用舞蹈来表现和歌颂党、歌颂祖国、歌颂生活,送给每一个人快乐,这是克里木将军最大的事业理想。

  对于他正在从事的艺术,克里木也有着很深地理解:“艺术家这个高峰很高,有的人甚至一辈子不能攀到这个高峰,因为你还没有理解他的深度和含义。我们新疆的艺术我一直在研究,比如说我们新疆维吾尔族的《木卡姆艺术》。它是一种集歌、舞、乐于一体的大型综合古典音乐艺术形式,流传于新疆各维吾尔族聚居区。是“十二木卡姆”和“刀郎木卡姆”“吐鲁番木卡姆”“哈密木卡姆”的总称,主要分布在南疆、北疆、东疆以及各维吾尔族聚居区,在乌鲁木齐等大、中、小城镇更是广为流传,在北京的公园、小区也有流传和表演。

  特别是“十二木卡姆”,它是维吾尔木卡姆的主要代表,广泛流传于新疆的南疆地区和北疆的伊犁地区。

  十二木卡姆音乐历史非常悠久,它继承和发扬了古代西域音乐中的《龟兹乐》《疏勒乐》《高昌乐》《伊州乐》《于田乐》等音乐传统,以汉唐时期已形成了完备的艺术形式,对中国音乐的发展产生过积极的影响。公元十六世纪,由叶尔羌汗国的阿曼尼萨汗王后组织音乐家们,将民间流传的十二木卡姆音乐进行了系统的规范,使木卡姆音乐更加完整地保留下来。关于新疆我有唱不完的歌,有说不完的话。”

  克里木将军勤奋刻苦的敬业精神体现在对音乐的痴迷、体现在坚定不移的政治觉悟、体现在响应国家号召,他多次下部队给保家卫国的战士们表演。将自己的一生完全奉献给党和国家,奉献给人民和军队!

  克里木对音乐的追求从未停歇,他不停地创作,不停地演出。他的歌曲被制成CD、VCD,把老歌和新近创作的歌曲集合起来;他还计划将许多有特色的民歌拍成电影,自己当导演。他说:我还没老,还能做一些贡献,我就想通过我的歌曲,把新疆宣传出去,让更多内地,甚至世界其他国家的人了解新疆。我很自豪我是新疆人,我永远歌唱我可爱的新疆。我要对世界说:来吧朋友们!看看我美丽的家乡。

  1981年,由他作曲的《塔里木河故乡的河》这首欢快的歌曲获全国大赛一等奖之后,很快被很多人传唱,也成为他的保留歌曲。

  2001年3月1日,他被授衔成为全国第一个少数民族将军。几十年来,他多次获得了总政治部优秀共产党员、学雷锋标兵、全国少数民族团结模范等光荣称号,并曾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七次。一曲《颂歌献给亲爱的党》,成为民族团结的一张永久名片。

  五十多年从军、从艺的生涯,使得他的音乐风格被广大观众认可和热爱,因为他的歌曲不仅给观众们美的享受,也带来了那片神奇土地上的故事和民族风情,观众感受到了维吾尔族人民的勤劳质朴和热爱生活优秀品质,克里木将军本人也留给观众、幽默爽朗的美好形象,深受观众的喜爱。

  如今克里木将军依然活跃在各级舞台上。只要是有演出、特别是公益演出,无论多忙都要参加,从没有过讨价还价。也从来不带什么助理。他说,我看不惯那一套。面对着如今传统文化渐渐消退的问题,面对着年轻人对民族传统文化逐渐失去热情的问题。他说坚持更新艺术形式,创新舞台风格非常重要。

  克里木将军说,上次去山东曲阜进行公益演出。山东的百姓非常地兴奋,能亲眼看到克里木将军在台上为他们演出,感觉到很幸运。近两年来,因为他的爱人古兰丹姆老师年岁以高,身体不便,克里木将军每次在唱《达坂城的姑娘》的时候都带着事前准备好的纱巾,邀请观众一起参与到表演里来,跟随着歌声一起舞蹈,共同演绎《达坂城的姑娘》这首永恒的经典。

  克里木将军说: 艺术不是为了钱而存在,不是为了利益与名誉。而是单纯地为了艺术,为了民族与文化。很多人追名逐利,乐此不疲,其实是对不起艺术,对不起党和人民的期望,对不起一个民族的未来!”

  谈及对艺术的追求,克里木将军说准备在今年国庆节以后回到新疆,在新疆去寻找、发现、培养年轻的歌唱家,培养新疆下一代的克里木。而且他也正在提议,要以艺术交流来增进中华民族的各民族团结,以歌声表现生活的美好,用歌声赞美伟大的祖国,会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2016年克里木将军荣获“顶级艺术家”的荣誉,他说顶级艺术家作为一个称号,是国家赐予最高的荣誉,但是在我心中,只有人民的喜欢与认可,才是艺术家最高的荣誉。在我看来,艺术的阶梯永远没有尽头,只有紧紧地心系人民,才能不断攀上新的高峰,永葆艺术的青春与活力!

  克里木将军作为一位德高望重的演员,他始终植根于人民的沃土,不断汲取养分,先后5次应邀参加中央电视台青歌赛做评委;多次参加地方电视台做评委;多次和中央电视台“心连心艺术团”到边疆及各地方参加演出;1997年“7.1”参加香港回归祖国的演出。

  如今,克里木将军以78岁的高龄,依然饱含激情的为人民演唱。每次演出,克里木将军都在观众报以热烈的掌声中,深深回忆起自己当年参军时立下的志愿:“做一名合格的文艺兵,永远为人民歌唱,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

  克里木将军以实际行动践行了他无怨无悔的誓言。在他生命的长河中、在他的字典里,永远放在最上边的关键词是:“部队”“党”“人民”“战士”“慰问”和“奉献”。

  采访在克里木将军的歌声中结束了。在回来的路上,我们仿佛耳畔依然回荡着克里木将军的歌声:

  不要问我叫什么

  我的母亲叫中国

  美丽的草原是我的摇篮

  滔滔江河是我的脉博

  冰山给我纯洁的心

  雪莲花染得我青春似火

  不要问我不要问我

  不要问我叫什么

  没有母亲就没有我

  我的母亲叫中国

  不要问我叫什么

  我的母亲叫中国

  茫茫的戈壁有我的汗水

  昆仑山上有我的赞歌

  愿歌声化作理想的春风

  催开四化美丽的花朵

  不要问我不要问我

  不要问我叫什么

  没有母亲就没有我。

  我的母亲叫中国……

  克里木,1940年3月15日出生于新疆乌鲁木齐。维吾尔族著名男高音歌唱家、优秀舞蹈表演艺术家、影视演员、优秀中国共产党党员、全国政协委员、国家一级演员、全国民族团结模范。在长期的艺术实践中,创作并演唱了大量富有民族特色、诙谐风趣的作品。他创作的许多歌曲在全军、全国多次获奖。于1998年、2008年参演央视春节联欢晚会。2010年参演了贺岁片《约尔特奏鸣曲》饰演村长克里木大叔。2016年荣获第十届百花奖艺术大会顶级艺术家荣誉称号。

  部分歌曲作品:

  《库尔班大叔你去哪》

  《掀起你的盖头来》

  《新疆好》

  《可爱的一朵玫瑰花》

  《塔里木河》

  《阿凡提之歌》

  《大坂城的姑娘》

  《故乡的河》

  《我的母亲叫中国》

  《牡丹汗》

  《阿拉木汗》

  《卖葡萄的姑娘》

  《颂歌献给亲爱的党》

  《毛主席的战士最听党的话》

  影视作品:

  《约尔特奏鸣曲》

  舞台剧作品:

  《周总理办公室的灯光》


责任编辑:王振宣
0
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中国舆情法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中国舆情法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 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 件来源:“中国舆情法治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中国舆情法治网”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 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 自篡改为稿件来源:“中国舆情法治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新闻纠错:010-63728972 邮箱:yqfz@chinaxwjd.cn
③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中国舆情法治网联系。

地方舆情

友情链接

中国舆情法治网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律师团队 地方链接
特别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