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中国舆情法治网 !

    地  方:

媒体公信

谢觉哉之子、著名导演谢飞谈抖音:应允许喜厌观点同在



发布时间:2018-05-24 10:44:55   来源:   作者:撰文/王硕 摄影/王学民 统筹/刘姝蓉

  近日,在北京电影学院的校园内,谢飞接受了大白新闻的采访。据他讲述,1884年,谢觉哉出生于湖南省宁乡县的一个农民家庭。参加革命前,他就读于私塾,参加过科举考试,1905年中了末代秀才。谢飞回忆道,20世纪20年代初,谢觉哉在其私塾同学何叔衡的邀请下,来到长沙担任《湖南通俗报》主编。在那里,谢觉哉结识了比自己小9岁的毛泽东。随后,他在朋友与同事的影响下,于1921年参加了毛泽东与何叔衡组织建立的“新民学会”,与很多年轻的知识分子一同了解世界形势。

  谢飞认为,父亲那代人的思想非常解放,愿意接受新的事物,并且通过自我辨别,认为共产主义更适合中国的国情。1925年,41岁的谢觉哉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在谢觉哉的自传中,他写道自己虽接受的是传统思想文化教育,但对穷人受苦和一些官僚及地主资本家的不仁、不公的社会现实产生了厌恶。

  父亲曾告诉他们,他是由于对当时社会不公现象的不满参加了中国共产党,也是通过自己的学习和辩解,根据自身的体验和对中国社会的观察选择了共产主义道路。

  据悉,谢觉哉于1933年4月到中央苏区工作,先后担任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政府秘书长、内务部长等职,主持和参加起草中国红色革命政权最早的《劳动法》《土地法》《婚姻条例》等一系列法令和条例。

  抗日战争爆发后,谢觉哉担任陕甘宁边区高等法院院长不到两个月,即被派往兰州第十八集团军驻甘办事处,任中共中央代表,出色地开展了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工作。

  1938年9月,他回延安出席中共六届六中全会,1939年2月任中共中央党校副校长。

  为了克服经济困难,他在发动员工开荒种地的同时,还自己动手参加修建大礼堂。1943年大礼堂落成时,毛泽东亲笔题写了“实事求是”的大幅匾额。

  新中国成立后,谢觉哉成为中央人民政府首任内务部长。1959年,在第二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上,当选为最高人民法院院长。

  教育儿女学好中国的语言文化

谢飞 (摄影/王学民)

  “在网上查询,对父亲的解释一般是‘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延安五老’‘中国法制奠基人’等,所以我从小就被称为‘高干子弟’。”谢飞称,在他的印象中,父亲是一位很慈祥的老人,而且他是个高级干部。当时父亲有很多公务活动,但他正在上学,所以感觉距离比较遥远。他对父亲的了解主要是通过阅读父亲留下的日记与文章等。

  “母亲王定国二十九岁时生的我,所以父亲与我的年龄差别是五十八岁,可谓‘忘年父子’。”谢飞称,如果以二十或二十五年算一代人的话,他和父亲生活的人生岁月,有着两代多的巨大时代差距。

  1942年8月,谢飞出生在陕西延安,身处于抗战时期。6岁的他来到北京,1949年开始上小学。“我的父亲虽然是红军,但他是政府干部,所以并没有按照军队的标准要求过我们。”谢飞讲述称,父亲健在的时候,他们兄弟姐妹七人(五男二女)还多是学龄儿童、少年或青年,他是老三,父亲对不同年龄的孩子,教育态度是不一样的。对他们的要求就是好好学习,要掌握真本事。

  在父亲眼中,真本事就是学好中国的语言文化,要把中国字学好、写好。谢觉哉曾在湖南省立第一师范学校任教,当过多年教师。据谢飞回忆,他们兄妹与父亲主要通过信件进行交流,父亲会指出他们在信中存在的文理不通或语句不生动等问题。

  谢飞说,父亲在一封信里提到过,让他们把语文学到“顶好”,就是非常好的意思。从父亲对待中文的学习态度,体现了老人家对他们的教育就是学有真本事,将来做有意义的工作。

  在谢飞眼中,谢觉哉不仅是一位革命家,也是一位教育家。在他们年幼时,谢觉哉会在信中写到谁聪明一些,谁不聪明一些。但是,谢觉哉认为,聪不聪明是天生的,但有没有作为是后天的。谢飞说:“他不希望我们有很深的心机,而是希望我们做有用的人,这一点对我的影响很大。”

  右手瘫痪的“顽强文人”用左手写诗

  据谢飞讲述,1954年,父亲过70大寿时,他还在上小学。1964年,父亲80岁时,他已在北京电影学院上学。1963年4月5日,父亲突然中风,直至去世,一直在跟中风引起的瘫痪等病状做抗争。

  父亲中风后,手不能写字,并在医院住了很长时间,渐渐恢复后才能慢慢开始走路。对于写字的问题,他很顽强,右手不能写便开始用左手写字,下雪花开时还会写诗,这是老年知识分子的最爱。

  谢飞是艺术创作者,他认为写诗也是有趣的,因为这需要对生活和对自然有所感触,同时发挥自己的艺术想象。所以父亲病后,写诗也成为可以静心疗养身体的重要方式之一。

  直到1971年6月,当谢飞兴冲冲地从保定白洋淀农村干校返回北京准备结婚的时候,却碰到了父亲的去世与葬礼。在“横扫一切陋习”的“革命气氛”下,谢飞同家人在北京医院的太平间里进行了简单的遗体告别仪式。当时正在医院养病的“延安五老”之一董必武副主席,在他儿子的搀扶下也赶来见老友最后一面。他儿子手里拿着董老手书的挽联,让谢飞至今记忆犹新:“长征老战士,文革病诗人。”

  106岁的母亲是位出色的社会活动家

  2017年,谢飞的母亲王定国在春晚现场度过了自己105岁的生日。1933年12月,王定国加入了中国共产党。1934年10月随红四方面军参加了三过雪山草地的艰苦长征。新中国成立后,她任中央人民政府内务部机要秘书,最高人民法院党委办公室副主任等职,是第五至七届全国政协委员。王定国是迄今仍健在的走过长征的女红军之一。

  谈起母亲的生活状态,谢飞称,母亲自去年11月住院至今,她已是106岁的高寿老人,所以近半年的身体不如以前硬朗。

  关于长寿,主要原因是母亲从不吃药。谢飞总结道,人要靠自身的生命力来克服由于身体问题带来的困难,不要完全靠指标与药物来干扰自己的生命状态。目前,母亲的心脏、血压等身体状态一直很健康,但由于年纪确实太大,所以近5年已经不能再写字画画了。但是母亲一直保持着良好的心态,同时也不愿在医院久待,在伺候病重的父亲时,她就经常讲不要对医院产生依赖。

  谢飞的母亲与父亲有着不一样的经历,母亲是在四川山区的穷苦家庭长大的。1937年,时年53岁的谢觉哉已离乡十多年,被派到甘肃八路军驻兰州办事处做毛泽东代表。时年24岁的王定国也在兰州办事处工作。

  1937年10月,经彭加伦介绍、毛泽东批准,王定国与谢觉哉结婚。此后,王定国与谢觉哉一起生活了34年。

  谢飞称,母亲在与父亲见面时,实际是个文盲,而父亲是位末代秀才。由于革命战争形式与选择的道路相同,同时二人相互理解,他们才走到了一起。谢觉哉曾让她去办公室拿《西北日报》,拿了三次都没拿对,就奇怪地问:“怎么回事?”王定国才难堪地说:“我不识字。”谢觉哉听后说:“不用怕,我教你。”

  在父亲去世后,母亲获得领导支持将父亲的事迹与诗集整理出版,同时她自己也参与并发起与建立如保护长城、教育下一代、文物协会等社会活动及组织。谢飞认为,她的母亲是一位很出色的社会活动家。

  提高影视销售标准,“抗日神剧”自会减少

  据了解,谢飞于1965年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后留校任教,先后任导演系主任、副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同时担任中国电影协会理事,中国电影评论学会理事。

  5月2日,人民日报发文批判了近几年“抗日神剧”雷人的桥段称,发射出去的子弹能拐弯并轻易击中敌人;背景明明是1937年,却已经开始用红外线激光检查入侵者,用蓝光认证活体……类似这样的雷人桥段,不仅不合常理、不合史实,同时解构了严肃的抗战记忆。

  对此,谢飞认为,电视连续剧在中国的商业机制及销售方式属于播放集数越多越卖钱,由此造成了内容不精练。“手撕鬼子”等剧情的出现,主要是为了博取眼球,将剧情拉长,从而获得更多收益。

  此外,除了创作者、编导的审美外,解决这类问题的根本点在于经济方式。像美国、韩国等一些国外的电视剧总集数普遍会短一些,内容也更精练,原因在于其销售方式不一样,美剧如果收视率不高很可能还没播完就停播了。所以中国的编导并非不知道将无聊、罗嗦的内容剪掉,其中也包含投资方要求的因素存在。

  谢飞建议,应当将销售标准进行提高,如只让内容更加严谨、有质量、有深度的电视剧赚到钱,那么无聊、浮夸的剧情自然就会减少。

  评抖音:应允许喜厌观点同在

  而对于近日一些自媒体发布侮辱英烈一事,谢飞认为,如果触犯到法律就应当按照相关法律进行制裁。他看过少许现今流行的抖音、快手等短视频,不过并没有引起他的兴趣。然而新的技术必然会带来新事物、新思想,但不能全部称之为低俗,因为有人认为低俗的内容,在有些人眼中并不是这样。

  谢飞还称,他上学时,对武侠小说很感兴趣,当时老师会批评他不要看这些小说,后来才知道邓小平也爱看武侠小说。但我们不能称之为不高雅,因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喜好。

  今天亦是如此,既要允许大众对某些内容进行批判,也要允许大众喜欢该内容。但当法律经过反复科学研究后,在一个时间段内,某些内容如果涉嫌违法,那就应该按照法律进行制裁。


责任编辑:王继红
0
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中国舆情法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中国舆情法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 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 件来源:“中国舆情法治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中国舆情法治网”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 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 自篡改为稿件来源:“中国舆情法治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新闻纠错:010-63728972 邮箱:yqfz@chinaxwjd.cn
③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中国舆情法治网联系。

地方舆情

友情链接

中国舆情法治网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律师团队 地方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