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中国舆情法治网 !

    地  方:

法治培训

问计民生:下大力气为教师减负



发布时间:2019-03-13 11:38:16   来源:光明网   作者:晋浩天 邓晖
 

  “现在教师负担很重,填表、考评、比赛、评估……各种与教育教学科研无关的事务性工作,让老师们疲于应付。”在今年1月的全国教育工作会议上,教育部党组书记、部长陈宝生一针见血,剑指当前中小学教师负担过重的问题。他强调,今年要把为教师减负作为一件大事来抓,“要把教师从‘表叔’‘表哥’中解脱出来”。

  今年全国两会上,除了学生,代表委员们聚焦的减负对象又多了一个——教师。正如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所言,努力办好人民满意的教育,托起明天的希望。作为托起少年儿童未来的坚实臂膀,当前教师的负担有多重?如何下大力气为教师减负,将时间和精力还给他们?

  1.小小表格折射教师负担之重

  谈起“填表”等繁重的事务性工作,河北省张家口市第一中学教师尤立增代表一口气就列举了很多种——“信息采集、考核、检查、职称、荣誉称号、班主任工作、教学工作、满意度调查等,都需要填写各式各样的表格。同时,还有许多临时加派的文字资料要撰写。”

  尤立增代表分析,通过填写这些表格,可以定期总结教育教学、业务拓展以及师德提升等方面的工作成绩与不足,强化工作职责,利于学校及上级领导单位评估考核,出发点是好的,但表格的重复填写现象较为突出,甚至出现了追求形式化、“为填表而填表”的情况,给本该静心施教的老师们增加了负担。

  民进中央副主席朱永新委员也认为,过多的评估和检查任务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师生的教育教学活动。“为了做好迎接各类评估检查的工作,学校每次都需要组织教师填表格、写材料、做展板、换宣传栏、挂横幅、开会传达任务,却因此耗费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和财力”。

  “教育工作与其他职业最大的不同是关注人的发展,通过教育对学生产生思维的启迪、思想的影响和灵魂的洗礼,这些内化、深层次的东西是无法通过表格或数据量化的,这也是教育的魅力所在。而大量的表格填写等非教学任务过多占用了老师们的时间和精力,会弱化教育的基本功能。”尤立增代表强调。

  2.教师责任不等于“无限责任”

  其实,“填表”只是教师负担过重的一个方面。

  “教师看似上课时间短,实则教学工作本身就时间长、加班多。由于各地政府结构性编制补充政策较为滞后,学校教师人员普遍紧张,再加上教师工作有其特殊性,每天看似只上几节课,但其背后隐性的教学设计、课件制作、学具准备、作业批改、教研进修、学生管理、突发事件处置、家校联系等工作颇多,此外,班主任的工作也很繁杂。”重庆市九龙坡区谢家湾小学校长刘希娅代表说。

  她坦言,当下,关注某公众号、转发文章、下载App、平台注册、学习答题,甚至包户扶贫等各类事务性工作,也占用了基层教师的许多时间和精力,“面对这类额外的非教学任务,教师们有苦难言”。

  “当下,暑假期间开展防溺水工作,教师要承担巡检任务;班级里有留守儿童,教师还要当‘兼职父母’。这些工作以外,教师还被赋予了许多任务,个别地方甚至把走访贫困户、招商引资等工作也摊派给教师。”朱永新委员认为,教师的教育责任被混同于监护者的无限责任,也是造成教师负担重的原因之一。

  刘希娅代表对此深有体会,“家庭、社会和学校本应各自承担教育功能,但许多本应由家庭或社会承担的教育责任也都由教师承担了。”她坦陈,教师教育和关爱学生理所应当,但如果把家庭和社会应承担的教育责任过多地压在教师身上,让教师疲于应付,对教师正常履行教育职责有害无益。

  3.尽快启动立法明确教师权责

  身为教师,本该静下心来研究教学、备课充电、提高专业化水平。让教师减轻负担、安心从教,代表委员有何良策?

  刘希娅代表指出,目前,我国法律法规尚未对教师的具体工作量作出明确规定。她建议,各级地方政府可结合当地城市化进程、二孩政策、学校实际情况重新核定教师编制数,教育行政部门可根据教师工作性质,核算出量化的教师工作量标准。

  朱永新委员则建议,尽快启动《学校法》立法工作,以法律形式明确学校、教师的责任、权利和义务,尤其要明确学校和教师的责任边界。同时,要尊重教育规律,清理非教学专项工作进校园项目。严禁侵占正常教学时间、学校德育活动时间、体育锻炼时间开展各类行政性工作,“具体来说,要设定各学校一年考核和活动的最高数量限制,超过数量学校有权拒绝”。此外,还应当力戒行政检查和督导评估中的形式主义作风,对学校开展的督导评估坚持随机抽取检查对象,随机选派执法检查人员,抽查情况及查处结果及时向社会公开。

  “中小学校要将教育学生和提升教师业务能力放在第一位,明确职能和分工,不能让与教学工作无关的事务性工作等增加教师负担。”尤立增代表建议,让行政的归行政,教学的归教学,“行政人员为了更好地完成工作,可以深入一线,加强调查研究,但与教学无关的事务性工作不应分派给一线教师,应由专门的部门和人员来承担。”

  (本报记者 晋浩天 邓晖)


责任编辑:史诺
0
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中国舆情法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中国舆情法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 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 件来源:“中国舆情法治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中国舆情法治网”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 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 自篡改为稿件来源:“中国舆情法治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新闻纠错:010-63728972 邮箱:yqfz@chinaxwjd.cn
③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中国舆情法治网联系。

地方舆情

友情链接

中国舆情法治网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律师团队 地方链接
特别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