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中国舆情法治网 !

    地  方:

专家前沿

张之楠:宋濂与明初道士之一:宋濂与明初道士的交游



发布时间:2018-12-10 15:48:32   来源:   作者:张之楠
        宋濂与明初道士来往密切,这些来往,一方面是宋濂与之的私人关系,一方面是因为与其共同在朝廷参与宗教政务而发生的关系。
       宋濂交往的道士,主要是道教中的正一派。142年,张陵在鹤鸣山声称受太上老君之命,封为天师之位,得新出“正一盟威之道”,创立天师道。1304年,元成宗封第三十八代天师张与材为“正一教主,主领三山符箓”,从而形成了以龙虎宗为主干集合融汇诸符箓派而成的正一道。朱元璋统一天下后,特别扶持正一派。在明政权建立之前的龙凤六年(1360),即出榜招聘张陵四十二代孙张正常;1368年,明朝建立,张正常入贺,朱元璋授其为“正一教主嗣汉四十二代天师、护国阐祖通诚崇道弘德大真人”之号,领全国道教事。1377年,张正常去世,又命其子张宇初袭教,授“正一嗣教道合无为阐祖光范大真人”。在尊崇张陵后嗣的同时,大量起用正一派的道士,其中比较著名的有邓仲修、傅若霖、张友霖、黄裳吉、宋宗真等人。
       在这些正一派道士中,宋濂和邓仲修、傅若霖、张友霖、宋宗真都有交往。邓仲修,上面已简述。张友霖,字修文,江西贵溪人,龙虎山道士。上面提到其逝世后遗体火化,宋濂言道经所载之尸解仙可信而不诬。张正常入朝时,张友霖为“辅行”,宋濂叙其行实说:“(张正常)入我国朝……公皆为辅行,翊赞相导,靡不备至。洪武辛亥秋八月,更辟教门高士,寻提点大上清正一万寿宫,而诸宫观之事咸莅焉。未几,与高行道士黄棠吉、邓仲修同被召,公奏对称旨,赐食禁中而退。冬十月,大驾幸钟山崇禧寺,复燕劳有加。明年壬子春,公屡乞还山,上欲属以禜祈之事,命中书留之,且有白金之赐。秋七月,公示微疾于朝天宫,谓仲修及丹霞炼师周玄真曰:‘盍趣宫主宋玄真相见乎?’既至,正襟危坐,从容言曰:‘自非我有,性本虚空,生浮死休,处世一梦。吾将观化于冥冥之中矣。’遂操觚赋诗一章,翛然而逝,是月十又七日也。”[ 《太上清正一万寿宫住持提点张公碑铭》,《銮坡后集》卷之五,第655-656页。]傅若霖,号同虚子,龙虎山道士,屡随张正常入朝,1373年以高道被召,“尝应制赋诗,讲《道德经》,修校道门斋科行于世。”[  张宇初:《故神乐观仙官傅公墓志》,《岘泉集》卷三,四库全书本。]宋濂为之做《同虚山房记》、《傅同虚感遇诗序》等文章,颂扬其修行与参与朝政之尽心尽力。张正常让傅若霖持“《世家》一卷”,请宋濂为之作序。傅若霖曾为好长生之术的许从善请文,宋濂亦欣然从之请,并能许从善能与傅若霖交往而感到惊讶。宋宗真,号浩然,洪武初任北京报恩光孝观提点,洪武五年(1372)受命主持朝天宫。宋濂为之作《赠浩然子叙引》,云:“余尝见浩然子于冶城山,风度凝简,执谦而有容,澹然无所累其心。所谓其中有物,不为思虑声利之所惑者,诚近之。此所以遭逢盛迹,而眷遇有加焉。然而忠君尊上,臣子之职也,浩然子益宜振拔精明,倾竭诚悫,以颂祷国祚于无疆,非特敬恭明神而已。”[ 《朝京稿》卷之五,第1747页。]宋濂赞宋宗真不为声利所惑,并激励他要忠君尊上,为朝廷更加尽力。
       当然,宋濂交往更多、更密切的是同朝为官、掌管全国道教事的张正常与张宇初。张正常应朱元璋之征后,所受礼遇可谓高厚,朱元璋先后颁布了《招聘榜文》、《回勉澄心定性以凝道功书》、《赐褒天师旨》、《命普施符水旨》、《命选精道法师赴阙书》、《授四十二代天师大真人诰》、《加授永掌道教事诰》、《遣祠嵩山敕》、《授大真人诰》、《特召入朝敕》、《赐勉修节以格神明敕》、《命编进道书敕》等诏书,加封张氏父子官职及命其施法等。直到永乐朝,朱棣还颁发《命建斋有应奖敕》,对张宇初进行褒奖。朱元璋和朱棣都下诏,只有张氏父子才可以出符箓,其他假借张真人之名私出符箓“惑民取财”者,“斩首示众,家迁化外。”[ 《禁私出符箓旨》,《皇明恩命世录》卷之二,《中华道藏》第46册,第317页。]朱元璋甚至亲自撰写《龙虎山二十代天师赞》,给予天师世家巨大的褒奖。不仅如此,朱元璋还颁《封包氏玄君诰》,封张正常之妻、张宇初之母为“清虚冲素妙善玄君”。
       在朱元璋对张天师世家一连串加封诏书中,宋濂与张氏父子走得也很近。张正常,号冲虚子,并以“冲虚”名其室,宋濂解云:“‘冲虚’二言,乃玄门之关键,道学之符征也。”并“掇其义而为之铭”云:“惟其冲,足以全玄黄之功;惟其虚,可以干造化之枢。盖和以盎于四体,而空以涵夫中腴。一吻契乎自然,曾弗爽于无为。迎于先而不见其合,推于后而不见其离。虽恍惚其有物,竟孰探其几微。彼专气如伏雌,抱一若婴儿。以大道之难言,姑假象而示斯。神明之胄,为世玄师,约万言之喉衿,贯一理之妙机。琼台小史,执笔受书,掇三洞之隐文,请揭之于座隅。”[ 《冲虚室铭》,《銮坡后集》卷之九,第740页。]
       张正常撰成《汉天师世家》之后,让傅若霖持之请宋濂作序,宋濂欣然命笔,为之作长序,言:“古者,名世诸臣,史官必为序其世系表以传,所以敦本始昭功伐也。况于神明之胄,理有不可得而阙者。”而且还据群书补其不足:“今所辑《世家》,但始于留文成侯,而其上则无闻焉。濂因据氏族群书补之,复用史法略载其相承之绪,使一阅辄知大都。”[ 《汉天师世家叙》,《翰苑别集》卷之六,第1056-1061页。]由此可见宋濂对张天师的重视。在《四十二代天师张公像赞》称张正常为“列仙之儒”:“ 含冲葆虚,执真之枢。翊度宣灵,契道之符。龙虎卫乎左右,风霆属于指呼。此古之博大真人,而今之列仙之儒者耶?”[ 《銮坡前集》卷之九,第528页。]张正常去世后,张宇初“恐遗德未能大白于世,与群弟子辑为成书,使张致和即金华山中,请铭神道之碑。”宋濂说:“幸辱与公游,义不可辞。”[ 《四十二代天师正一嗣教护国阐祖通诚崇道弘德大真人张公神道碑铭》,《芝园后集》卷第五,第1407页。]
       在与张宇初的交往中,宋濂自称玄真道士,寓意为同道中人。张宇初作《林泉幽趣图》,宋濂题其画云:“翩翩公子实仙才,笔下云泉泼翠开。若是人间逢此景,定应呼作小蓬莱。”[ 《题张子璇璿画林泉幽趣图》,《芝园续集》卷之十,第1630页。]张宇初在龙虎山所居之室名为“了圜”,静心修行,宋濂称其“神聚气凝,混含为一,至和坱圠,返乎太初”,铭其室云:“高上洞玄,阳阴之根。凝和摄真,是谓昆仑。中有三关,七㽔守阍。上绝霞表,下沦洞冥。遡而索之,黄房绛庭。灵明潜通,空澄浄泓。真人之居,规中为城。龙帔凤舄,灵裙飞翻。左挟元英,右卫白元。仰睨太朦,嘘气成云。化生万神,合妙为真。升真玉虚,朗契洞淸。哀厥下士,粗秽莫澄。神随形化,降于北阴。乃敕雷电,指麾六丁。授以赤书,制魄摄魂。还乎混沌,闭绝九门。南阳熙真,爽朗秀英。三灵发曜,八素启琼。出入泥丸,翱翔紫清。羽葆先导,飚台后登。与天为徒,振古长存。”此铭“假象取喻而多庾辞”,而不是“著明言之”,为什么要这样做呢?宋濂解释说:“呜呼!斯岂言之可明哉?然而人身之内有至虚焉,丝络之所群凑,命蒂之所由生,不倚八偶,巍然中居,此谓神之庭,气之母,真息之根也。人能存神于兹,则性自复,养气于兹,则命自正。神与气未始相离,分之为二,合之为一,其殆化源也欤?然欲了之,则未易为功也。鸟之伏鷇,不足以言温;陶之烹瓦,不足以言凝;鉴之照形,不足以言明。胜是三者,庶几气神混合,自然成真,而犹未忘乎迹也。盖有非神之神而行乎九天,非气之气而超乎九地,方所不能拘,小大不能计,而了之名且不立矣。了之名苟未泯,如隔纱縠而观明月耳,著明之言,固无越于此。然亦精粕而已尔,土苴而已尔,何是以言了哉?”[ 《了圜铭》,《芝园续集》卷第八,第1593-1594页。]大道之真,很难用语言来准确说明。
       宋濂与张氏父子的交往,存在政治上的原因。宋濂为明初的文章之首,若得宋濂的片言之褒,便可享誉天下。不过,从上面为二人所作文字来看,宋濂深通道教大旨,在碑铭、像赞等文中,阐发道教大义,其水平丝毫不低于道教中人。因此,这是宋濂与张氏父子交往的更重要的基础。

责任编辑:陈静
0
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中国舆情法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中国舆情法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 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 件来源:“中国舆情法治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中国舆情法治网”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 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 自篡改为稿件来源:“中国舆情法治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新闻纠错:010-63728972 邮箱:yqfz@chinaxwjd.cn
③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中国舆情法治网联系。

地方舆情

友情链接

中国舆情法治网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律师团队 地方链接
特别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