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主义在中国焕发强大生机活力的逻辑与启示 2017年11月02日 18:01:26    来源:湖南日报

      电视理论节目《社会主义“有点潮”》播出以来,社会各界反响热烈,引发人们思考:社会主义的核心实质是什么?为什么在经历苏联、东欧巨变后还能够“潮”起来?为什么社会主义在中国能够开拓前进,不断达到新境界?湖南日报今天推出肖君华同志的专文,以呼应读者和观众的关切。

  由中共湖南省委宣传部、人民网、湖南教育电视台制作的电视理论节目《社会主义“有点潮”》,党的十九大召开前后在湖南卫视、人民网、新湖南等媒体热播,风行台、网、端,成为一个现象级的爆款。《社会主义“有点潮”》 的播出,引发人们对社会主义“前世”与“今生”的深层思考,让社会主义理论悄然流行起来,被称为是讲好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故事的积极探索。

  纵观世界社会主义发展史,我们会发现,它就像一条奔腾的江河,时而飞流直下,时而缓缓流动,时而千回百转。唯一不变的是,不管期间有多少千难万阻,浩浩长河总是呼啸向前。历史和现实表明,自1516年《乌托邦》发表以来,社会主义砥砺前行的500年,是从空想到科学、从理论到现实、从一国胜利到多国胜利的500年,也是在寒潮中涌动春潮、在低潮中孕育高潮、在浪潮中持续弄潮的500年,更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大潮奔涌逐浪高”的500年。如潮水奔涌一般,远大的征程,强烈的方向感,顽强的战斗力,波浪式的前进方式,螺旋式的上升势头,始终是社会主义发展的“潮逻辑”。社会主义在中国焕发强大生机活力并不断开辟发展新境界,是社会主义“潮逻辑”在当代世界的最生动体现,也是社会主义“潮逻辑”在当代中国的最鲜活实践。

  一、社会主义潮在哪里

  “社会主义”一词,在不同的语境下,有不同的含义。它是一种理想也是一种理论,是一种思潮也是一种运动,是一种制度也是一种实践。到底社会主义潮在哪,要具体地历史地全面地辩证地看。

  社会主义是一种照进现实的远大理想。把握作为理想的社会主义潮在哪,既要看到社会主义的理想之大,又要看到社会主义的理想之实。空想社会主义描绘了未来社会的理想蓝图。1848年,马克思恩格斯发表《共产党宣言》,开辟了实现未来理想社会的科学道路,标志着科学社会主义的诞生。至此,在人类追求理想社会道路上艰辛跋涉了332年的空想社会主义,完成了从空想到科学的转变。科学社会主义继承和扬弃空想社会主义的宏大愿望,提出要实现人的自由而全面发展,要实现无产阶级和人类的解放。作为一种理想,社会主义从来不是小家、小资、小气的小理想,从来都是远大、宏大、伟大的大理想。与柏拉图哲学家治国的“理想国”、亚里士多德的理想城邦、老子的“小国寡民”、陶渊明的“桃花源”相比,社会主义的理想要远大得多、宏大得多、伟大得多,也深刻得多。这一远大理想,不是虚无缥缈的梦幻,它在一代又一代志士仁人的接力奋斗下已初步实现,并向着更加饱满的现实进发。

  社会主义是一种引领时代的社会思潮。把握作为思潮的社会主义潮在哪,既要看到社会主义开一时之风气,又要看到社会主义领世代之潮流。社会主义思潮的诞生与哥伦布发现新大陆、达·伽马绕过好望角、麦哲伦环球航行处于同一时代,早于自由主义这一资本主义意识形态诞生200多年。它的诞生,犹如在漫漫黑夜中擎起熊熊燃烧的火炬,引领人类思想实现了历史性变革。而且,越是社会面临危机的时候,作为资本主义主流意识形态的自由主义越受到批判,社会主义就越受追捧。2008年世界金融危机爆发后,《资本论》等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热销,资本主义世界开始“重读马克思”。这再一次证明,在这个世界上,如果有一种思想,当人们说它已经没有生命力的时候,它反倒会一次又一次地被人反复拾起。这种思想,无疑首先是社会主义。在这个世界上,如果有一种思想家,当人们宣称他的时代已经远去,他反倒会一次次“王者”归来。这种思想家,无疑首先是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

  社会主义是一种光芒闪耀的全新理论。“潮”在站得高,作为马克思主义重要组成部分的科学社会主义一诞生,就牢牢占据着真理和道义的制高点。它对资本主义的揭露最深刻,在这方面,没有其他理论与之比肩;它对劳苦大众的命运最关切,在这方面,也没有其他理论与之比肩。“潮”在接地气,社会主义从来不是教条,它与苏联实际相结合产生了列宁主义,与中国实际相结合相继产生了毛泽东思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和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潮”在力量大,社会主义是批判的武器和改造世界的强大工具。鸦片战争以来,我们曾经选择过、实验过种种主义和方案,都没有完成中华民族救亡图存的民族使命。习近平总书记深刻指出:“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只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才能发展中国。”这两个“只有”、两个“才能”,充分表明社会主义在革命中的中国、建设中的中国、改革中的中国、复兴中的中国的强大威力。

  社会主义是一种接力奋进的社会运动。社会主义运动从来都有一股中坚力量的承载。十月革命前,社会主义运动的中心在西欧。十月革命后,这一中心迅即转移到苏联。苏联解体后,中国成为世界社会主义的中流砥柱。社会主义运动从来都有高扬的旗帜引领。当资本主义发展到弊端百出,工人阶级已经登上历史舞台的时候,马克思和恩格斯出现了;在资本主义进入帝国主义阶段,开始瓜分世界的时候,产生了列宁;在德国法西斯的铁蹄践踏欧洲的时候,出现了斯大林;在中华民族陷入亡国灭种的危难而执政的蒋介石集团节节败退的时候,出现了开国领袖毛泽东;在“中华号”巨轮冲破重重迷雾扬帆远航的历史关口,出现了改革领袖邓小平;在中华民族迎来复兴曙光,向着中国梦“重装”进军的时候,习近平总书记则担当起了一个复兴领袖的职责和使命。波澜壮阔的社会主义运动需要“马克思”的时候,它就会创造出“马克思”。

  社会主义是一种美好的全新社会制度。在人类历史上,社会主义制度是最有利于解放和发展社会生产力、最有利于维护和促进社会公平正义的社会制度。它能目光远大谋大事。在中国,我们有“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有“三步走”战略,有“四个全面”战略布局,有“五位一体”总体布局,有一个又一个的“五年规划”,这些都是谋长远管长远的。而在西方国家,在野党和执政党轮流坐庄,为迎合短期选举利益,往往牺牲长远利益。它能集中力量办大事。1918-1920年,西方14国入侵苏维埃俄国,结果是苏俄胜利;1942-1945年,横扫西欧的法西斯德国入侵苏联,结果是苏联赢得胜利。在当代中国,抗洪救灾、抗震救灾,发展载人航天,建三峡大坝无不体现了社会主义制度集中力量办大事的优势。它能自我完善成大事。作为一种制度存在,“资本主义天生具有不可调和的矛盾”。与有300多年发展历史的资本主义制度不同,社会主义制度的建立虽然只有100年,但具有强大的自我净化、自我完善、自我革新、自我提高能力。

  社会主义是一种花开东西半球的宏大实践。把握作为一种实践的社会主义潮在哪,既要看到社会主义在空间层面的拓展,又要看到社会主义在实践模式上的深化。从空间维度看,社会主义实现了从无到有、从一国到多国的飞跃。据统计,目前世界上约有120多个国家近130多个仍保持共产党名称或坚持马克思主义性质的政党,仅就共产党员数量看,世界上约有1.07亿名共产党员,约占世界总人口数的1.52%。在当今世界,有如此高度统一的政党名称,有如此之广覆盖面,有如此之多党员数量,除了共产党,别无其他。从实践模式看,社会主义实现了从一种模式到多种模式、从初步探索到不断深化的飞跃。特别是苏东剧变、苏联解体后,中国吸取正反两方面的经验,不断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成功开辟出具有世界影响和世界意义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

  二、社会主义潮自何来

  在自然界,潮起潮落、潮来潮去、潮退潮进,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客观规律。在人类社会,社会主义代替资本主义也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客观规律。但社会主义在遭遇挫折特别是苏东剧变、苏联解体这样的严重挫折时,依然能够在短期内实现潮落潮又起、潮去潮又来、潮退潮又进,并在21世纪焕发出蓬勃生机,又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所指出的,“社会主义从来都是在开拓中前进的”。

  从源与流的辩证统一中走来。问渠哪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由于不同时期,人们对社会主义认识的不同,在社会主义运动史上,曾经发生过多次组织上的分裂,形成了各色各样的社会主义派别。社会主义从“一源”到“多流”的发展,极大地推动了社会主义思想在世界的传播和实践。但需要指出的是,“流”也有主流与支流之分,有的支流走得太偏、太远,可能就不再属于它原来的那个“源”。以民主社会主义为代表的一些社会主义思潮,虽然有“社会主义”之名,但自从它们与科学社会主义分道扬镳,就早已流到资本主义的江河中去了,本质上是一种资本主义的意识形态。中国共产党在探索和推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过程中,始终坚持正本清源,自觉划清“四个重大界限”,既继承了科学社会主义的“道统”,又让科学社会主义源远流长。

  从向与量的辩证统一中走来。从向度来看,我们的最终奋斗目标是建立共产主义社会,但从量度来看,我们还处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在实践中,我们没有“一口吃个大胖子”,不切实际地“跑步”进入共产主义社会,也没有因处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而放弃共产主义理想,而是旗帜鲜明、大张旗鼓将马克思主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共产主义“三位一体”结合起来讲。我们也没有因处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因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长期性,就不思进取、不积极作为,而是立足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这个最大实际、最大国情,撸起袖子加油干,既不断积累社会主义对资本主义的优势,又不失时机促成初级阶段共产主义因素的增长,做到了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继续前进。

  从进与退的辩证统一中走来。社会主义500年,有过高歌猛进,也有过举步维艰。从我们党的历史看,中国共产党的96年,既取得了抗日战争胜利、解放战争胜利、社会主义改造胜利、进行改革开放取得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伟大胜利等几度辉煌,也经历过大革命失败、反“围剿”失败、“文化大革命”十年内乱等严重挫折。但我们没有在得意时忘形,也没有在失意时不振,而是始终坚持进与退的辩证法,始终保持战略定力和政治定力,做到了“已是悬崖百丈冰,犹有花枝俏”,做到了“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历史和现实表明,社会主义在中国可能在某个时段会有曲折,但挫折之后,它无不是以一个更有力、更成熟的形象走向新的征程、迈向新的辉煌。

  从破与立的辩证统一中走来。俗话讲,不破不立,有破有立。恩格斯说:“马克思的整个世界观不是教义,而是方法。它提供的不是现成的教条,而是进一步研究的出发点和提供这种研究使用的方法。”比如,列宁的“社会主义一国胜利论”对马克思的“社会主义多国同时胜利论”就是有破有立。毛泽东“农村包围城市、武装夺取政权”的思想对俄国“城市包围农村、武装夺取政权”的做法就是有破有立。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实践中,我们提出发展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实行以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的所有制,等等,都是史无前例的有破有立。这些破与立,赋予了社会主义在中国旺盛的生命力。

  从体与用的辩证统一中走来。这个“体”,就是科学社会主义基本原则,比如坚持共产党的领导,坚持人民民主专政,坚持社会主义公有制,等等。具不具备这个“体”,是判断是否坚持走社会主义道路,是否是社会主义国家的基本标准。这个“用”,就是把科学社会主义的基本原则与本国实际创造性结合、创新性发展。改革开放以来,我们之所以不断取得建设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重大成就,一方面是因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具备科学社会主义的“体”,具有科学性真理性;另一方面是因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符合中国国情、扎根时代沃土,具有鲜明的民族特色和时代特色。习近平总书记强调,“只有民族的才是世界的,只有引领时代才能走向世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既是民族的又是时代的,让科学社会主义在21世纪焕发出了蓬勃生机。

  三、社会主义潮涌何处

  500年来,社会主义历经坎坷,但始终朝着真理之潮、道义之潮而来而进而上。真理之潮,就是人类走向共产主义社会是历史发展的总趋势。这个总趋势,尽管是漫长的曲折的,但又是不可逆的。道义之潮,就是社会主义作为一种超越资本主义、追求人类彻底解放的先进思想理论,永远占据着道义的制高点。这个制高点,是其他任何一种思想理论都难以比肩的。2013年1月5日,习近平总书记在新进中央委员会的委员、候补委员学习贯彻党的十八大精神研讨班上,对社会主义500年发展史作出了六个时间段的划分,深刻阐明了社会主义“潮逻辑”的基本历史脉络。世界社会主义500年发展的六个时间段,有两个时间段是由中国接力推进,并正在由中国力量继续向前推进。可以说,没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成功开创,没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中流砥柱作用的发挥,没有中国共产党毫不动摇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世界社会主义可能还会在发展的下行周期爬行更长时间。放眼世界,当前,处于新一轮衰退期的世界资本主义与处于新一轮上升期的世界社会主义之间的竞争与博弈更趋激烈。我们坚信,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将继续以强大的力量引领世界社会主义走向振兴,赢得比资本主义更广泛的制度优势。我们要坚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对世界社会主义乃至对人类社会发展进步的这种担当自信。

  要更加坚定地举自己的旗。马克思主义是我们党和人民事业不断发展的参天大树之根本,是我们党和人民不断奋进的万里长河之泉源。习近平总书记深刻指出,“在当代中国,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就是真正坚持社会主义”,“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就是真正坚持马克思主义”。实践表明,中国革命、建设、改革的历史,就是一部始终高举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旗帜的历史。实现复兴伟业,是一项前无古人的伟大事业,更需要旗帜的引领作用,更要坚定不移地姓马姓共,更要坚定不移地高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旗帜。

  要更加坚定地走自己的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改革开放以来党的全部理论和实践的主题。这条道路,既不是“传统的”,也不是“外来的”,更不是“西化的”,而是我们“独创的”,是一条人间正道。实践证明,走这条人间正道,我们党带领人民实现了中华民族从站起来到富起来、强起来的历史性飞跃,让社会主义在中国焕发出强大生机活力,拓展了发展中国家走向现代化的途径,为解决人类问题贡献了中国智慧。适应我国发展新的阶段性特征,适应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我们必须坚定地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以新的精神状态和奋斗姿态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推向前进。

  要更加坚定地说自己的话。习近平总书记深刻提出:“长期以来,我们党带领人民就是要不断解决‘挨打’‘挨饿’‘挨骂’这三大问题。经过几代人不懈奋斗,前两个问题基本得到解决,但‘挨骂’问题还没有得到根本解决。争取国际话语权是我们必须解决好的一个重大问题。”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绝对不是为了中国特色而中国特色,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担负着增强人们对社会主义与共产主义的信念,推动整个人类社会走向更加美好未来的重任。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解读和阐释,决不能为了突出中国特色而造成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与世界社会主义、与世界文明发展道路的割裂。我们党是高度重视理论建设和理论指导的党。进行伟大斗争、建设伟大工程、推进伟大事业、实现伟大梦想,需要我们在理论上不断拓展新视野、作出新概括,实现理论与时代同进步,理论与实践相统一,向世界讲好中国故事、讲好中国共产党故事、讲好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故事。

[ 责任编辑:中国舆情法治网_中国行为法学会 ]
二维码
主管单位:中国法学会、中国行为法学会 主办单位:中国新闻监督研究中心 监督电话:010-63377568 18611177212
Copyright @ 2013- www.chinaxwjd.c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中国新闻监督研究中心
本网站所转载信息,不代表中国舆情法治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案件举报邮箱:chinanews@chinaxwjd.cn